泰山之行散记

日期: 标签:放松杂谈 5 条留言
如需帮忙改代码,或者WordPress二次开发、PHP网站建设等需求,可联系我购买付费服务:  点此联系我
文章目录

      很多人在心情特别好或者特别差的时候,都有写点东西的冲动。今早刚从泰山回来,现在的心情还算平静,只是因为睡眠不足的缘故,大脑还不是很清醒,但我还是想写写。爬泰山,没有小时候想象得那么美好,不过也算不虚此行吧。

走路最多的一天

      走走停停,我们花了四个多小时的时间才爬到了泰山顶,又花了将近4个小时的时间从山上走了下来,下山之后似乎应该累得一趟糊涂,哪都不想去,但是我们又步行去了岱庙、天外村和山东农大,总里程就不短于20公里。不用怀疑,这是我一生当中走路最多的一天,我都不敢相信这是我完成的,看来人的步行潜能是可以无限开发的,只看你愿不愿意。光走路也没什么问题,但泰山就不是让人放轻松的地方,而是折磨大腿的运动场。

      山路不仅难走,而且崎岖陡峭。最陡而且最难走的一段,却是距离终点不远的"十八盘",阶梯的倾角70到80度,我可是手脚并用了,基本上走那么十几步就要停下来歇息,都说苦尽甘来,小小的痛苦过去了,而最大的痛苦却被安排在最后面,这是对意志的严重考验。反正我是趁着月色上山的,此时的泰山在月光照耀下依稀只能辨别脚下的路,它的峻峭是我的视力所不及的,看不到美景,那就不断地爬呗,无视泰山的险峻,倒是省了那份畏惧之心,爬起来也轻松了许多。但是这也苦了我那双运动鞋,原来想让它为我服务一年的,但是就目前的状况来,它已经折寿四分之一了。就这陡和峻,泰山就已经不辜负它"五岳独尊"的称号了。

      泰山的文化底蕴也确实深厚,满山都是各式碑刻,名人的手笔,皇帝的题词,楷体,草体,看得我眼花缭乱。恕本人才疏学浅,石碑上的字我是认不全了,至于内涵吧,我也懒得去想了,我的腿累啊!哪还有心情去琢磨诗词歌赋啊?再加上人多,想单独留个影都是奢望,只好走马观花,走走看看了,权当是爬山锻炼身体吧。

第一次穿三件外套

      来泰山之前,我已经准备了一件羊毛外套和羊毛保暖内裤,因为我听说泰山晚上很冷。等爬到山顶的时候已经是凌晨一点半了,还没到看日出的时间,自然要休息一段时间。这个时侯登山者睡满了泰山顶的各个角落,台阶上,石头缝里到处都可以看到倒地就睡的人,所谓的形象已经荡然无存。我们自然也要找个地方休息,休息之前当然要解决一下保暖问题,跟我一起来的朋友都没准备大衣,这个时候最好的办法就是租一件军大衣了,山顶上各处都有租军大衣的地方。

      刚开始我还觉得我准备的衣物已经足够了,不需要租大衣,但是当我把带的所有衣物都套上之后坐下,我就后悔了。我太小看泰山顶的气温了,进入深夜之后,温度急剧下降,别说我已经穿了三条裤子,一件保暖内衣和两件外套就不冷了,爬山的时候没什么,但是等你坐下,热量急剧耗散的时候,你就知道没有像棉被一样的军大衣套着,估计你今晚也够呛!被寒冷北风吹着,身上倒没有什么感觉,就是我的腿啊,冻得我直发麻。没办法,我屈服了,花了10元租了一件"新"军大衣,我才勉强停止了哆嗦。就这样我第一次在身上套了三件外套,这在平时也是仅有。

      如果你在其它地方穿着不合身份的军大衣晃悠,别人可能会认为你有病,但是在泰山上就不会了。漫山遍野的人,其中70%都穿着军大衣,看上去俨然成了个小战场,可惜这帮人的战斗力值得怀疑。没办法,大家都是来登山的,对大多数来看泰山日出的人来说,背着一件厚重的大衣上山是一件很痛苦的事情,除了山顶之外又不适合穿在身上。泰山的商家自然瞄准了这个市场,做起了租大衣的生意,军大衣也成了首选,军大衣即保暖又不用量体定做,男女咸宜。所以早上的泰山,就出现了不是军人的游客,穿着军大衣在山上游走的情况。

第一次完全意义上的通宵

      话说我套了三件外套应该暖和地安然入睡了,但我从来就不是随遇而安的种,每到一处陌生地方,不管我多困多累,都不会轻易入睡,到了泰山自然也不会例外。我的双脚就没有处在大衣的保护范围内,寒从脚起,我只好蜷缩成一团以让全身都裹在军大衣内,这样倒好多了。

      但是我的大脑一直就没有停止活跃过,白天就喜欢发呆,胡思乱想,到了晚上还要继续做梦,做梦还要不合时宜地说梦话,太不争气了。这个时候我最应该做就是睡觉,以恢复体力,但是在这陌生而又不舒适的泰山床上,我无法入眠,我的大脑还在继续转着,画面在与泰山有关和无关的事情之间切换着,就这样放了两个多小时的幻灯片,我依然没有进入梦乡。

      不知什么时候传来了一阵声响,看来我朋友也没有睡好,经过商量,我们还是决定去走动走动,直接去观日峰占个好位置看日出。大半夜的,泰山上游人数量依然不减,倒有了快速增长的势头。等我们到观日峰的时候,那里已经挤满了人,看来其他人比我们更有远见,我们只好在一处不算是绝佳得位置坐了下来,聊着天等待日出。这几天我已经在不止一处地方随便坐下了,冷的,热的,木质的,石质的,光滑的,粗糙的,软的,硬的,我的屁股已经阅座无数,不知道过几天我的屁股会不会出现什么不良反应呢?

      我排斥通宵不睡觉,我一直都保持着固定而正常的作息时间,在我看来充足的睡眠对身体是很重要的,无论什么事情都不能占用我的休息时间,打乱我的作息时间对我来说是一件很痛苦的事情。可是这次不行了,在这陌生的环境里,我实在是无法入眠,为了看日出,我也完成了我的第一次通宵,不过怎么说也算是很有意义吧?

人生当中见人最多的一天

      或许是国庆假期的缘故,天亮之后泰山上的人出奇的多,有路的地方都挤满了人,此时的泰山已经不能用像蚂蚁窝一样来形容了。大人,小孩,老人,学生,职员,情侣,一家子,人头攒动,人流不息。有小跑上山的,有走一步停三步的;有背着各式装备的,有净身上路的;有穿长袍的,有穿短袖的;有俊男,也有靓女;有中国人,也有老外。这么多人,倒让我饱了眼福,开阔了视野。不过我只能用人满为患来形容这时候的泰山了,也不得不让我感慨中国人口之巨。

火车上遇到的女孩

      泰山之旅除了泰山之外,自然还有其他附属故事伴随发生。我要讲的是在火车上遇到的一位女孩。在火车上遇到女孩对我还说已经不算是什么新鲜事件了,我这一生就坐过三次火车,而每次坐火车我的身边总会有女孩子伴随。第一次坐火车我的对面坐着我的两位学姐,第二次我的左右和对面坐着我的几个学妹,不知道老天是不是故意作弄我,明知道我跟女孩子呆在一块会让我心理以及行为上感到不适,况且我这人一直都是"闷闷"的,向来不喜欢开口,也不知道如何开口,冷落别人又会让我心里感到不安,我只好用睡觉的方式来掩盖我的"无礼",天知道我在火车上居然这么容易入睡。

      可是这次我再也不能用睡觉来逃避开口了,况且也不是睡觉时间。坐我旁边女孩应该属于善于交际型,人长得也不错,或许是因为大家都是大三学生的缘故,不一会话题就扯开了,从各自的专业到校园的生活滔滔不绝地聊了起来,当她得知我们是去爬泰山的时候,又义不容辞地给我们当起了泰山之行的参谋,毕竟她学校就在泰山脚下,她也有过三次爬泰山的经历,当参谋自然不在话下。虽然大多数时间都是我朋友在跟女孩聊天,但我还是能够感觉到她的热情和开朗。就这样我们一直聊到了下火车,下了车也各走各的,故事似乎到此就结束了。

      可是有时候事情就是这么巧。当我们从泰山上下来的时候,因为嫌外面餐馆的饭菜太贵,于是不小心闯进了那个女孩所在的大学校园,蹭了一顿便宜的晚饭。吃完饭后,距离返程火车的发车时间还有9个小时,我跟我朋友自然没事可做,去逛逛大学校园应该是不错的消遣。可是这时候却碰到了那个女生,她刚下课,我们自然也都感慨我们是多么的有缘,不过我觉得这只是个概率问题。女孩推迟了自己的吃饭时间,热情地给我们当起了导游,领着我们在她们的校园里转悠。

      虽然整个过程中我只是个跟班,最后女孩也只跟我朋友交换了联系方式,可能自始至终她都不知道我的名字,但是我也没感到任何遗憾,女孩能够领着我们逛她们学校已经很不错,很对得起咱了。至少目前已经改变了我的一些观点,热情主动至少不会给别人留下坏印象,而像我这种闷闷不喜欢说话的,有可能会给人留下比较好的印象,但是大多数情况是很差的印象。可惜我目前还没法改变我的性格。

第一次拨110

      这还是我做了好长时间的心理斗争才第一次拨打了110,而且还是在外地,那我缘何拨打110呢?莫非我在旅途中遇到麻烦事了?但是以我谨小慎微的性格来看,遇到坏事的几率还不是很大,这次拨打110源自似乎跟我不相干的事情。

      这电话是我半夜在火车站打的,不能随遇而安的毛病再次体现无疑。坐在火车站的候车大厅里,打了个小盹,再次睁眼就再也睡不着了,那好坐着看人也不错。看来火车站里的人跟在泰山上一样,也不那么注意自己的形象了,倒着睡,铺着报纸睡地上,耷拉着脚躺在座椅上,抱在一起睡的,打呼噜的,随地吐痰的,虽然人不是很多,但是各式各样的人集中到了这里。

      就在这时候,一个剪平头的三十岁左右的青年人闯进了我的视野内。都凌晨一点多了,看得出来他很有精神,他在候车厅里转悠着,从第一排到最后一排,用计算机编程的话说,他"遍历"了每一位乘客及其行李。遍历第一遍似乎没有如他愿,又遍历了第二遍,结果还是没找到突破口。这时出现了第二号人物,那个小青年跟一位类似BOSS的胖子接了个头,又朝着胖子的指引方向遍历那里的乘客,似乎也没有什么收获。很明显BOSS是望风的。

      我的直觉告诉这是一伙小偷,而且我很相信的我直觉,至少我的直觉正确率一直都在90%以上,暂时就把他们当做"小偷"吧。当时我就有打电话报警的冲动了,可是不得不承认我是一个懦弱的人,我担心我要是被小偷发现了,我会是怎样一个下场呢。结果我还是没有报警。等那伙人走之后,我拨通了110,把刚才我看到的情况跟民警汇报了一遍,并告诉民警这伙人可能上了二楼候车厅。这时你可能会想到一个完美的结果,小偷在出手后被当场捉住,BOSS也落网。可是这不是文学创作,也不是拍戏剧,电话那边的民警给了一个让我很失望的回复:"这个事情找火车站内的值班铁路民警!"我也给了他个建议,希望通过他们通知铁路民警,很可惜,我的提议还是被拒绝了,"你直接找火车站内的值班铁路民警就是了!"

      我是不会去找铁路民警的。别说我胆小怕事,其实去找铁路民警也没用,小偷是一伙人,每人手中都揣着处于开机状态的手机,一旦出现什么状况,他们又会装作旅客,逃避侦查。自然铁路民警的值班室肯定处于小偷的监视范围内,我这么过去举报,小偷也肯定会望风而逃,等于白搭,或许还会对我的人身安全构成威胁。我还是保持沉默吧,不过我也很庆幸,现在旅客的防范意识也很高嘛,小偷并没有找到下手的机会。

-- 完 --

本文采用 「CC BY-NC-SA 4.0」创作共享协议,转载请标注以下信息:
原文出处:露兜博客 https://www.ludou.org/travel-notes-taishan.html
露兜
kaapass@outlook.com  QQ 825533758

业余编程爱好者,主业是淘宝店主,卖些工艺品,感兴趣可以到我的淘宝店看看(旺旺不提供技术咨询):西西弗sisyphe

5 条留言

点此留言
  1. simple

    去了一次,很好玩。

  2. 牛小排

    我09清明时候去了,爬山对我来说是一件乐事~十八盘那里实在是太太痛苦。。

    • Ludou

      @牛小排 十八盘,那个险啊,上去时几乎是走几步就歇一次,下来时又有点让人害怕。

  3. 路人饼

    想去游历,却没能如愿。整个大学只去了寥寥几个地方。唉,挺羡慕露兜博主

发表留言